新闻资讯

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出现了强降雨

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出现了强降雨

年轮,之于苍茫宇宙并无特殊意义,纪年而已;而对于一个单位或个人,有时则意味着一次转折、一种命运。

当历史的时针指向2016年1月15日,衔枚疾走76个春秋的《前卫报》,在悄然落下第9611个脚步后,就要休刊了。

“一万个舍不得,不能回到从前了;爱你没有后悔过,只是应该结束了。”此刻,片语难表。

“挥手自兹去,萧萧班马鸣。”没有人会把离别归入欢娱的范畴,但似乎荡气回肠的离别才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。

那么,就让我们来一次壮怀激烈的告别吧,不用眼泪点缀悲欢,饱蘸真情述说忠胆,将那些永不磨灭的记忆、撼人心魄的瞬间、脍炙人口的经典,定格成记忆中的丰碑。

虽然,有许多的挚爱与期盼激励我们将《前卫报》继续办下去。但是,美好的愿景并非现实的彼岸,时之大势令我们割爱忍释,让我们挥手远行。

北风萧瑟白雪飞,号角连营声声催。军人的热血总是随着时代的大潮激荡澎湃,军人的步履更是与党和国家、军队的命运紧密相连。

我们深知,只有舍弃小溪的清流婉转,才有大江的烟波浩渺;只有舍弃小丘的玲珑俊秀,才有高山的巍峨伟岸。

“不能胜寸心,安能胜苍穹?”国防和军队改革已是风起云涌、惊涛拍岸,每名军人都必须到中流击水、奋楫争先。

“若以小利计,何必披征衣?”浴火重生,总要有一些人自断腕臂冲在前;凤凰涅槃,总要有一些人自换新羽展翅先。

因为,我们始终恪守忠诚、赤心向党,烽火中创刊为革命义无反顾,改革中休刊为强军更须毅然决然。

1940年11月7日,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。远在千里之遥的俄国正在纪念十月革命胜利,而在山东临沂的孟良崮下,一份名为《前卫报》的山东纵队机关报正式创刊。

“人间的荣光必然在历史某处汇合。”而这一汇合,开启了一段历史,一段用炮火、心血打造的历史,一段记录着荣光与梦想的历史。

硝烟弥漫、炮火连天,办报中战斗,跨越黄河,足迹遍布齐鲁大地的沟沟壑壑、村村落落;

战场作版、子弹为文,又是战斗员,浴血范家镇,于平、隋茹辛等多名记者血洒采访一线;

冲破黑暗、点亮星空,见证擂鼓惊沙的历史壮举,传播亮剑退敌的胜利之音,似黎明前响起的铮铮号角,像深夜里燃起的冲天烈焰;

风雨沧桑、执著前行,从停刊到复刊,从更名到复名,从石印油印到激光照排,从黑白相间到双面彩色,从手工化到信息化;

一路荆棘、风雨兼程,从抗日烽火中诞生到纪念创刊7周年,从四开四版小报到对开四版大报,从500期总结到6000期感言;

筚路蓝缕、胼手胝足,案上,几个人,一方白笺,把黑夜磨成浓墨,把灯光聚成路标;

就这样,一代代前卫报人携手并肩蹚过岁月之河,从硝烟走进和平,从昨天走进今天,从坎坷走向辉煌。

是的,牙板细敲的低吟浅唱与大江东去的铁板放歌并无高下,但身为军队的“新闻神农”,前卫报人更知道什么是仰天长啸,什么叫挑灯看剑。

这些事件彪炳史册:全军大比武,卷起遒劲旋风;毛主席接见济南部队官兵,划过激动彩虹;真理标准大讨论,掀起舆论浪潮;国际维和步兵营,展示大国雄风

这些群体气贯长虹:“劈山开路先锋连”“老山坚守英雄连”“沙家浜连”“白老虎连”“刘老庄连”,“无敌铁军”“远火雷霆”“特战神兵”“炸礁尖兵”,铁心向党“红一连”

这些人物烛照千秋: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”的革命战士王杰,“特级英雄”杨根思,“见义勇为的英雄战士”徐洪刚,“抗震救灾英雄战士”武文斌,还有孙兆群、朱彦夫、房萍

这些专栏独具特色:“基层新情况新问题”“落实从严治军方针大讨论”“前卫系列评论”“基层系列调查”,《真奇怪》《兵写兵》《不是和谁过不去》《聪明的顺溜》《追踪夜新闻》

这些名篇享誉全军:登上“中国新闻奖”巅峰的《参演万余人不见几个兵》《键对键不能代替面对面》《“没有就是没有!”》《把“腿”找回来》《“会游泳的站前排!”》

这些荣誉至高无上:“范长江新闻奖”提名奖,“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”“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”“政府特殊津贴”,“华东地区优秀报纸”“全国无偿献血特别奖”“全国双效期刊”

《前卫报》,如同一口洪钟大吕,接受了时代的撞击,发出振聋发聩的强音,同时又用自己的声波震动了时代,与山岳共鸣。

一张报纸,记录着历史前行的脚步;一张报纸,定格下岁月变换的年轮。道中留下的,是砥砺前行的深深足迹;沿途穿越的,是潆洄缭绕的激荡风云。

《前卫报》,“军区党委的喉舌”,坚持弘扬主旋律、凝聚正能量,堪称定音锤、风向标;

《前卫报》,“桅杆上的瞭望者”,誉写两岳雄师的一次次脱胎换骨、一次次战略转型、一次次开新图强;

《前卫报》,“不见面的指导员”,始终与广大官兵相濡以沫、休戚与共,一同拼搏,一起奋进;

《前卫报》,“没有围墙的大学”,多少官兵的梦想和希望在这里发芽,心血和汗水在这里开花,光荣和智慧在这里绽放。

每一期报纸,都跳动着两岳雄师前进的历史、壮大的轨迹:重大政治考验忠贞不渝、铁心向党,军事斗争准备真抓实备、务期必成,急难险重任务勇于担当、敢打必胜;

每一篇文章,都谱写着火热军营悠扬的乐曲、激昂的战歌:源于云蒸霞蔚的基层生活,出自海阔天空的青春手笔,字里行间有使命的熔铸,新闻内外有七彩的音符。

如果《前卫报》是一本大书,那么这本书即将合上。倘若给她一个封面,答案会是什么?这是一道难题。但是,大道至简。可以说,就是一部忠诚史,一部基层史,一部创新史。

忠诚写在扉页。“政治家办报”,党的“喉舌”,以党的旗帜为旗帜。无论烽火岁月,还是和平年代,这是方向,这是底线,贵于生命。

烽火燃在胸间。血火战场,枪弹纷飞的时候,在硝烟中吹响号角;长江大堤,洪浪涌来的时候,在波涛中挺起脊梁;地震灾区,天塌地陷的时候,在废墟中灿烂绽放。

基层装在心中。总有梦想在远方,总有记者在路上。贴近官兵鱼得水,脱离基层树断根。把版面留给基层,把镜头对准士兵。这句句话语如静水秋月一般,始终摇曳在一代代前卫报人的心际。

问题挑在刀尖。问题是时代的声音,是新闻的灵魂。以近知远,以微知明;慧眼识珠,点石成金。纵是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,却也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。这是传统,也是品牌;是作风,也是精神。

无论今夕何夕,当我们用目光去擦拭、用心灵去感悟这些根植实践、昭示深远的精神财富时,原来这些“因子”早已融入战区部队的血脉,鼓舞着两岳雄师乘风破浪,扬帆前行。

一张张《前卫报》如同广袤原野上的一棵棵小草,春雨给了滋润,夏日给了激情,秋风给了凉爽,冬雪给了圣洁。

多少次,党委机关加强、办好报纸的决定、指示,如同海上的灯塔,指引着一代代前卫报人当好“党的喉舌,官兵知音”;

多少次,军区首长的重要批示,亲临报社的殷殷嘱托,如同温暖的阳光,激励着一代代前卫报人书写“纸上春秋,笔下史诗”;

多少次,官兵拿到报纸时的欣喜,初次见稿时的激动,如同初春的雨露,润泽着一代代前卫报人甘愿“当兵记者,做兵朋友”。

这些,我们都一直领受和铭记着,真心感谢春的催生,感激夏的助长,感恩秋的给予,感铭冬的深爱。

有位诗人这样吟诵公正而又慷慨的大地:“每一个生命都给予一条地平线;只要你走着,结结实实地向前走着,未来的天地

“前路崎岖君勿虑,扬鞭更上青云去。”《前卫报》虽然休刊了,但如同一场盛大的时代交响不会戛然而止一样,其生命仍会“余音绕梁,迈向未来,走向无限。

“我们要超越自己的领地”,科幻电影《星际穿越》的这句台词,也许是我们面对未来之路时,最好的提示。

停刊不是停息,休刊不是休止。让我们再一次勇敢地跋涉吧,卸下难舍的眷恋,带上军人的荣光,踏着强军鼓点,出征!

见了父亲,苏鑫洲挑衅式地把包递过去,努努嘴说:“我又报名当兵了啊。”苏爸爸愣了三秒,然后“嗖”地一下拽了个鸡毛掸子,苏鑫洲撒腿就跑回卧室,“砰”地一声关了门。

气急败坏地苏爸爸敲门大骂:“败家玩意儿,翅膀硬了是不是?这么大的事儿还敢瞒着我,你咋不上天呢?”

“去就去呗,你当年不也是这样倔吗?谁转业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,都忘啦?!”苏鑫洲的妈妈扯着大嗓门,苏爸爸顿时哑了火。

苏鑫洲赶往新疆军营的那天,一家老少齐出动。苏妈妈哭得像泪人,而苏爸爸不仅啥话都没说,还狠狠瞪了他一眼。苏鑫洲顺势把窗户一关,假装没看见。

转眼,苏鑫洲来部队都两个月了。上一次,他当的是空降兵,各项表现在同年兵里,都是相当出色的。只不过,最后晋升考核的时候,由于身体伤病的缘故,意外发挥失常。本来,连队还想根据他的日常表现照顾下,可执拗的苏鑫洲不想“搞特殊”,就主动递交了退伍报告。

再次当兵的两个月,苏鑫洲打了6次电话,每次都是找苏妈妈,唯独没找过苏爸爸。苏妈妈每次拿到电话,都会看到苏爸爸欲言又止的样子,既生气又好笑,“有其父必有其子,谁让你以前是军人,谁让你自己就是倔脾气,活该!”

不是冤家,不成父子。苏鑫洲的父亲听了这些话,从不反驳。他天天被苏鑫洲的冷对抗折磨着,心里尤其不是滋味。其实,作为一名在军营摸爬滚打了15年的老兵,他又何尝不支持自己的儿子当兵。但一直和家人聚少离多的他,还是想让孩子呆在他身边。对他而言,苏鑫洲当一次兵也就够了。哪承想,儿子偏偏不听自己的话,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,竟然背着自己又报名当了兵。

二次入伍本来是好事儿,可是苏鑫洲偏偏背着自己做决定,这让习惯了为孩子做主的苏爸爸,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,苦闷难言。

“父子如仇人,这也不是个事儿啊!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活法,可不能用以前带兵那一套养儿子。”老战友聚会,几个老哥们为苏爸爸出谋划策。

那天,喝得醉醺醺的苏爸爸给他儿子发了个短信,虽然他知道苏鑫洲的手机已被集中保管,不过这也避免了坐等回复信息的尴尬。

血,浓于水。周三晚上领到手机,一开机就蹦出了苏爸爸的短信。深感意外的苏鑫洲,盯着屏幕想流泪。做了22年的父子,这是苏爸爸第一次这么温柔地跟自己讲话。从记事的时候,苏鑫洲面对的就是冷冰冰的父亲,稍微违背他的意愿,就会招来呵斥甚至责骂。逃离、摆脱,成了这些年隐藏在他心里的“灰暗念头”。

这次,背着苏爸爸二次入伍,苏鑫洲有了“当家作主、翻身解放”的感觉。一直以为自己赢了的苏鑫洲,在看到父亲短信的一刹那,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赢。是的,还分什么输赢呢?想通了的苏鑫洲,干得比任何人都用劲,第二次军旅生涯过得风风火火。

因表现优秀被提干那年,苏鑫洲肩扛一杠两星回了家。苏爸爸眼睁睁看着他,许久没有说话,却闪着泪花。苏妈妈拉着儿子,上下打量了三遍,比你爸当年帅气多了。”

意外的苏鑫洲愣了一会儿,他看了一眼这个从来没有夸过自己的爸爸,他的这个“仇人”老了。

接到喜报那天,苏爸爸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激动,乐得嘴都合不上。他手舞足蹈地说:“瞧瞧,这相当于战功啊!不愧是我儿子。”

说归说,火线立功的背后,苏爸爸也知道其中要受多少苦、吃多少罪。这天,越想越难受的苏爸爸又发了个短信给苏鑫洲。

手机震动,苏鑫洲正在推演演习方案。打开手机一看,屏幕上只有一句话:“好儿子,你在部队还好吗?”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